71.内裤落至脚腕,又被灵活的脚腕甩脱,身上(1 / 2)

</dt>

&emsp;&emsp;万人毕业典礼当天,校园里处处人声沸腾。

&emsp;&emsp;毕业生身着学位长袍,戴着个性装饰的学位帽,与身边好友热切交谈。

&emsp;&emsp;学业生活暂时告一段落,即将各自奔向无限可能的未来,开启下一个人生阶段,人人脸上皆是意气风发的神态。

&emsp;&emsp;毕业这天,学子们往往会有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相伴,父母、挚友或者爱人。

&emsp;&emsp;但苏珍除了能跟身边同学客套地聊上一两句,大部分时间却是独自一人穿梭在人群之中。

&emsp;&emsp;母亲和妹妹远在天边,亲爹早就不知横死在哪个地下赌场。而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大部分都来自于方先生的慷慨赞助,真希望自己穿着学位服的样子能给他看看。

&emsp;&emsp;来往人潮中,每当看见身型高大的亚洲面孔,苏珍都忍不住多看两眼,但每一次都不是他。

&emsp;&emsp;明知道daddy不可能跑来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她却仍然可耻地在心里抱有一丝期望。

&emsp;&emsp;被人群裹挟在毕业巡游的队伍里,苏珍听见身边传来几声礼花爆开的声响。

&emsp;&emsp;仰头看见空中飘散着漫天的彩带,还有被人抛至半空的学位礼帽。

&emsp;&emsp;毕业巡游的终点是露天体育馆,毕业生依次入坐,聆听校长致辞、特邀嘉宾发表毕业演讲。

&emsp;&emsp;等到演讲结束,掌声响起,毕业典礼临近尾声,学生生涯落下帷幕。

&emsp;&emsp;最后再与朋友一一拥抱、亲吻、挥手道别,苏珍独自回到红砖房。

&emsp;&emsp;临街入口的门阶上,放着一束巨大的粉白花束,水粉色的曼塔玫瑰搭配白色郁金香和淡黄洋桔梗,显然是精心搭配过,不落俗套。

&emsp;&emsp;这种浪漫无比的风格,苏珍第一个想到frank。先前未曾留意手机消息,苏珍这才发现手机上有frank发来的毕业祝福。

&emsp;&emsp;苏珍赶紧给frank回复信息:“花我收到了,谢谢你,小甜心。”

&emsp;&emsp;先用钥匙打开门,苏珍然后才蹲下身。花束过于丰盛,她不得不用双手并用,才能环抱起这蓝白渐变的巨型玫瑰花束。

&emsp;&emsp;淡淡的花香萦绕在鼻尖,抱在手里的花束挡住了脚下的视线,低头看不见台阶。

&emsp;&emsp;苏珍上楼的时候几乎一步一探,走得缓慢。

&emsp;&emsp;楼梯走道的墙壁上,那副方先生的马术比赛照片还挂在老地方。

&emsp;&emsp;马背上的男人依然看不清脸,但苏珍的目光久久停留在上面。

&emsp;&emsp;“daddy,我毕业了。”

&emsp;&emsp;照片上的人沉默不语。

&emsp;&emsp;连这人的聊天对话框里,也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emsp;&emsp;苏珍从欧洲回到美国之后,主动提过要偿还那箱崭新的行李物品,再次被daddy拒绝。

&emsp;&emsp;此后两人的沟通氛围变得愈发疏远。

&emsp;&emsp;苏珍嘴里咬着项圈上的戒指,记不清今天是第几次点开daddy的头像。

&emsp;&emsp;明明自己早就跟他再三说过,今天是自己的毕业典礼,他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

&emsp;&emsp;难道他已经默认明天开始就要自动解除契约?

&emsp;&emsp;午夜零点一过,两人算是什么关系?

&emsp;&emsp;今天算不算是最后的表白机会?

&emsp;&emsp;想跟他告白……到底应该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