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接受惩罚,脱光衣服,对着摄像头用电动假(1 / 2)

</dt>

&emsp;&emsp;跟方先生建立关系之后,苏珍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过自己找了个dom这件事。

&emsp;&emsp;除了一位日本同学,青木裕子。

&emsp;&emsp;裕子性格活泼开朗,与苏珍印象中害羞内敛的日本姑娘很不一样。

&emsp;&emsp;苏珍和裕子在同一个学习小组,都是异国他乡独自在外求学的女生,第一次见面,裕子就主动添加了苏珍的联系方式。后来,苏珍在酒吧兼职的时候,碰见过好几次裕子倚在一位俄罗斯大叔怀中娇媚地笑。

&emsp;&emsp;因为两人在学校经常一起上课,在校外又经常以顾客和服务生的另一重身份撞见,像是各自交换了一个秘密。一来二去,俩人生出了比普通朋友更多一些的熟络。

&emsp;&emsp;裕子的日常造型时常变换,不管是乖巧的学院风淑女造型,还是生吃小孩的夸张朋克风格,不变的永远是她脖子上那根项圈。

&emsp;&emsp;苏珍好奇问了一嘴,裕子手指勾起颈间的黑色细皮带,大方朝她介绍到,这是自己的主人赐给自己的礼物。

&emsp;&emsp;“你见过的,那个在酒吧抱着我不放的人就是我的dom。”

&emsp;&emsp;苏珍这才对裕子袒露了自己其实也有个dom。

&emsp;&emsp;裕子摇着苏珍的肩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替她打抱不平似的,“什么?!!!他连项圈都没给你,你不会是被骗了吧?!”

&emsp;&emsp;苏珍不解,“有没有项圈……有那么重要吗?”

&emsp;&emsp;“那当然,在这个圈子里,项圈是所有权的象征,代表着相互的承诺。如果他没有给你项圈,说不定有其他姑娘的脖子上正挂着他的项圈呢!哎呀,你这么傻,可千万别是被骗了!”

&emsp;&emsp;也许他只是忘了呢?

&emsp;&emsp;也许再过一阵他就会给自己带上项圈了呢?

&emsp;&emsp;daddy连自己没穿衣服张着腿自慰的样子都见过了,自己对daddy却是知之甚少。

&emsp;&emsp;难道真如裕子所说,方先生其实还有其他sub,脖子上挂着项圈的sub?

&emsp;&emsp;自己也许不过是一个他消遣的玩物罢了……

&emsp;&emsp;苏珍不敢问,她害怕自己听到不想听的答案。

&emsp;&emsp;可心里一旦落下了怀疑的种子,就管不住它的生长。

&emsp;&emsp;苏珍连日心情低落了好一阵。

&emsp;&emsp;情绪不振时间长了,坏事就容易缠上身。

&emsp;&emsp;短期之内,苏珍接小组作业被人甩锅,递交奖学金申请被人抹黑举报。

&emsp;&emsp;这天苏珍踩着水坑回家的路上,还遭了几个嬉皮笑脸的白人扯着眼角竖中指嘲弄。

&emsp;&emsp;一团糟的事情压在心头,苏珍丢了魂一般,面对摄像头里方先生提出的问询,一连好几句没听见。

&emsp;&emsp;“kneel.(跪下。)”

&emsp;&emsp;一句略带怒意的指令,将苏珍打了个清醒,条件反射之下瞬间对着摄像头跪地而坐。

&emsp;&emsp;当苏珍双膝落地,脑海里嘈杂的声波消失,焦虑不安的大脑变得平静,先前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事情如同潮水消退。

&emsp;&emsp;仿佛心上沉重的石头被人拿开,一瞬间苏珍只能听得见daddy的声音。

&emsp;&emsp;daddy:“说,为什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emsp;&emsp;苏珍将小组作业和奖学金的事情简要向daddy做了说明,“我不想帮别人做小组作业,也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递交申请奖学金。”

&emsp;&emsp;daddy:“第一,小组作业不要替别人承担。第二,奖学金继续递交申请。”

&emsp;&emsp;苏珍:“可是……”

&emsp;&emsp;daddy的语气瞬间变得不容置喙,“没有可是,这是命令。”

&emsp;&emsp;苏珍:“好,daddy。”

&emsp;&emsp;——&emsp;rule&emsp;no.2必须服从命令,不得违背禁令。

&emsp;&emsp;苏珍背挺得笔直,双手放在屈膝的大腿上,下颚微微上扬,漂亮的下颌线清晰地倒映在摄像头镜片上。

&emsp;&emsp;尽管对面听起来像是生气了,但苏珍明白,方先生这是替她接过了决策的负担。

&emsp;&emsp;他把她欠缺勇气的犹豫变成了她必须执行的任务,心理上不再背负任何负担,只需要专注事情本身。

&emsp;&emsp;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