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顺着她的脊椎摸到股缝,中指继续往里面探(1 / 2)

</dt>

&emsp;&emsp;一想到自己口口声声的“daddy”,苏珍不知如何辩解才能显得合理,忍不住咬了咬唇,“昨晚……”

&emsp;&emsp;“没事了,小珍,昨晚的事情我会解决。这种场面,你不应该以身犯险,若我不在……”周正庭止了话。

&emsp;&emsp;苏珍:“是我疏忽大意,合作没谈成,还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emsp;&emsp;周正庭对她工作上的事情不加过问,“你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

&emsp;&emsp;“没有……”

&emsp;&emsp;苏珍心想:如果浑身酸软,下身肿胀不算的话。

&emsp;&emsp;周正庭忽然收拢手臂,将苏珍搂得更紧一些,眼底有一闪而过的狡黠,“原来小珍喝醉了会习惯讲英文吗?你可是喊了我一晚上daddy呢。”

&emsp;&emsp;“……”

&emsp;&emsp;苏珍避开周正庭的目光,真该庆幸自己从前对方先生的称呼十分专一于“daddy”这个字眼,歪打正着,也算不得喊错了人。

&emsp;&emsp;还以为不会再梦见daddy了,梦醒的第一反应竟然还是失落。明明自己连方先生的脸都没清楚见过,还以为自己已经早就放下这份执念了……

&emsp;&emsp;自己怎么会把周正庭当成方先生呢?

&emsp;&emsp;苏珍鼻尖微动,嗅到空气里熟悉的香薰气味,一下子将记忆拉回红砖房里。

&emsp;&emsp;自从有了方先生安置的摄像头,苏珍得以安稳入睡。直到苏珍因为外出参加比赛出了一趟远门再回来,发现工作室一楼还是遭了贼。

&emsp;&emsp;苏珍为数不多的衣物用品全被扔到了地上,巴掌大的房间里,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都被翻开了,一片狼藉。这盗贼应当是没能从房间里翻出什么值钱物,不然也不至于气得连床头的枕头都用刀划烂。

&emsp;&emsp;不幸中的万幸,苏珍存下来的钱几乎都转给了母亲潘红莲,所以她房间里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最让她心痛的,就是那个被砸烂的摄像头。

&emsp;&emsp;daddy得知情况后,当即要求苏珍搬到有门窗防盗加固的三楼。

&emsp;&emsp;jeanie:“可是我要先向方老师沟通一下才行,她这几天在外开学术会议……而且我没有钥匙。”

&emsp;&emsp;daddy:“三楼是我的地方,不用过问。饭盒你有打开过吗?”

&emsp;&emsp;饭盒?装过那盒排骨的饭盒,早就不知被胡乱塞到了哪个角落。

&emsp;&emsp;一楼工作室的杂物间东西凌乱,苏珍将工作室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在画具收纳柜子底下扒拉出了落灰的饭盒。

&emsp;&emsp;饭盒盖子的背面,粘着一枚钥匙。

&emsp;&emsp;daddy:“我房间的东西,你都可以随意使用。如有需要,可以添置一些新的。”

&emsp;&emsp;这栋楼已经有百来年的历史,是从前一任英国房东手里买来的。三楼的房间里保留了大部分原有的欧式田园风木制家具,家电则都统一换新过,平日有保洁过来维护打扫,方先生只在探亲时候来住,因故几乎没有使用痕迹。

&emsp;&emsp;不用交房租白住这么好的房子,苏珍有点内心难安,将自己的东西尽量集中收纳在一个柜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