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被公公跪着舔到喷水,抱在沙发上一边摸穴(1 / 2)

</dt>

&emsp;&emsp;苏珍脖子折在沙发上,眼神雾气迷离。周正庭埋首在她腿间的画面,被她尽收眼底。

&emsp;&emsp;“爸爸……”情欲缠身,苏珍忍不住唤他。

&emsp;&emsp;“嗯。”周正庭头也不抬,嘴里含着穴不放,只用鼻音回应。

&emsp;&emsp;苏珍腰身被公公勒住动弹不得,黑色工装裙翻转在腰上,一对奶球倒悬着晃荡,双腿挂在周正庭肩头,腿心被他含在嘴里吻得发烫……

&emsp;&emsp;他背光站在灯下,身上笼着一圈光晕,衣领在他的脖子上投下一块阴影,低头醉心舔舐的动作让他侧颈上的肌肉线条时隐时现……

&emsp;&emsp;高挺的鼻梁轻轻蹭在那片毛茸茸的小叁角区域,温热的舌面贴着穴口磨蹭,压得花芯完全绽开,不停分泌出更多花蜜……

&emsp;&emsp;苏珍感觉自己好似变成一个肉身容器,自己这个放浪无比的姿势,怕是能够跟风月场上那些卖身的小姐比一比风骚了。

&emsp;&emsp;苏珍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身下已经被他搅成一汪水,身体在令人沉溺的沼泽快要沉底……她本能反应忍不住想呼唤周正庭,想要抓住他当做自己的救命稻草。

&emsp;&emsp;“爸爸……”苏珍又轻声含糊一句。

&emsp;&emsp;“怎么了?”周正庭以为弄得苏珍哪里不舒服,停了动作。

&emsp;&emsp;想要你把小穴舔化,想要你舌头钻到更里面,想要你吃得更用力,就算被你咬疼也没关系……

&emsp;&emsp;想要你紧紧抱住我不放手,想要你卸下西装衬衫,想要被你压在身下,想要被你全占有……

&emsp;&emsp;想让你不要停下,想要这具肉体从此只属于你……

&emsp;&emsp;这些荒唐的话苏珍当然说不出口。她不敢把周正庭妄想成自己的情人,她不能对身份悬殊的人生出贪恋,同样的错误她不能再犯第二遍。

&emsp;&emsp;第一次犯错,是她在国外上学的时候对自己未曾谋面的资助人袒露了心声,让方先生彻底对自己失望,苏珍追悔莫及。而如今让自己动了妄念的对象,不仅同样位高权贵,更加多了一层人伦的枷锁。

&emsp;&emsp;苏珍咬紧自己的下唇,生怕自己说出无法挽回的话。要知道,周正庭是自己的公公,是自己丈夫的父亲,她连直呼他的姓氏都不可以。

&emsp;&emsp;她只敢唤他一句“爸爸……”

&emsp;&emsp;听出她语气有异,周正庭从她腿间抬起头,“是不是这个姿势不舒服?”他手掌托着苏珍的腰,将她重新放平。西装外套垫在她身下,衬得双腿的肤色更加白皙。

&emsp;&emsp;将她摆成舒服的躺位,理好她耳边的头发,再依次吻过她的额头、鼻梁、唇瓣。周正庭单膝跪在沙发旁边,抬她一条腿抗上肩,低头吻上了她水淋淋的湿穴。

&emsp;&emsp;这个姿势,类似四足的肉食动物捕猎后的进食动作,猎物被按在爪下,嫩肉衔在嘴里。野兽粗粝的舌头在鲜美腥甜的血肉上尽情舔舐,吃出黏腻声响。

&emsp;&emsp;“呜啊啊啊啊……不要了……不要了……”

&emsp;&emsp;再这么继续下去……小穴要被舔烂了……

&emsp;&emsp;可野兽一旦开始进食之后就不会中途停下。

&emsp;&emsp;颓败的花瓣在他齿下颤颤,敏感的阴蒂上涂满了口水。他舌头在阴穴上扫弄勾挑,捅进穴口又拔出,捣得水液勾丝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