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哦,是我女儿。” 53сé.сo㎡(1 / 2)

</dt>

&emsp;&emsp;借由周启轩方才的一声怒吼,苏珍的隐藏身份在厅堂内不胫而走。

&emsp;&emsp;谁能想到,刚被女明星当众罚酒叁杯的这位小员工,竟然就是bino的老板娘。

&emsp;&emsp;bino公司今天到场的诸位领导都坐在一桌,目光随着周启轩一路追随过来,早就听见了这边的动静。这会儿一个个的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确认过眼神,看来大家先前都不知道这位销售部新来的实习生就是老板的夫人。除了孟菲菲已经昏迷不醒仰面朝天躺在正中央地板上,无一不在暗中自省检讨,回忆自己曾经在工作业务上不小心为难过自家老板娘。

&emsp;&emsp;同苏珍来一起打杂的赵鑫,原本在员工的小包间吃盒饭,听见吵闹才扔下筷子跑出来查看情况。先前苏珍被人为难的时候,他混在人群后面,手掌替苏珍捏出了一把汗,现在他觉得,这手掌心的汗应该是给自己捏的。

&emsp;&emsp;实习期间,他掏心掏肺地把苏珍当成同甘共苦的好战友,同苏珍开过大大小小的玩笑,向苏珍倒过泼天的苦水,当苏珍的面痛骂过无数次狗公司不做人……

&emsp;&emsp;赵鑫的表情几乎是凝固在脸上,找了个椅背当扶手才勉强站稳。

&emsp;&emsp;她、她、她……她竟然是周总的夫人!

&emsp;&emsp;难怪她老公每次让人给她送饭都能绕过保安直接送到工位上,难怪她之前说自己的老公是同行……同一个公司的,可不是货真价实的同行嘛!自己上午还说要等今天加班结束之后请苏珍去吃大排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想到这里,赵鑫腿一软,差点扶着椅子跪地。

&emsp;&emsp;袁鸢先前翘着的二郎腿不知何时已经放下,坐姿也比先前端正了不少。她双手握在大腿上,抠弄手指。心里暗自盘算,这个灰头土脸的小员工竟是bino的老板娘,一开始周启轩过来替她挡酒的时候就察觉他们关系应该不一般,没想到竟然是夫妻……也不用过度紧张,自己顶了天就是得罪了一个赞助商,就算少了一个赞助,凭自己现在的人气,有的是大把赞助商愿意顶上,慌什么……

&emsp;&emsp;在场像是袁鸢这种对豪门八卦不甚关心的人,可能不太清楚,bino的这位小周总,就是富商周正庭的独子。但是到场的媒体哪个不是消息灵通,对此无一不是心知肚明,豪门儿媳妇的真实面貌首次公开,远远比一个小破网剧的开机仪式消息来得劲爆。

&emsp;&emsp;业界早就传闻周家公子英年早婚,按周家的财力物力,婚礼应该极尽盛大奢华,通告满天才对。可偏偏周家当时谢绝了一切媒体到场,唯一流传出来的婚礼现场照片上,也只有周启轩一张臭脸和新娘的头纱背对镜头的画面。当时大家还津津乐道猜测,这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值得周启轩这么金屋藏娇。

&emsp;&emsp;“这趟来得不亏,我们抢下首发新闻,数据一定能爆。”

&emsp;&emsp;“我说怎么可能这么漂亮一姑娘只是过来打杂的,原来是bino老板娘,周家儿媳妇。”

&emsp;&emsp;“别说,能让有钱人看上的果然都是美女,这位周家的夫人站袁鸢面前也一点不逊色,好像还要更漂亮一点呢……”

&emsp;&emsp;记者举着相机围拢过来,对着闹剧中间的当事人一顿拍照,照相机快门咔咔不断。夲伩首髮站:yzáiщ. 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阅读

&emsp;&emsp;苏珍下意识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没想到周启轩竟然擅自做主,单方面当众公开了她的身份,还是在自己身形憔悴落魄不堪的这一时刻。他根本就不是为了给自己正名,只是为了堵住孟菲菲的无理取闹的嘴,顺便给他自己洗白。

&emsp;&emsp;谁人不知他周启轩的风流浪荡,苏珍也从来不觉得“周夫人”是个什么美名头衔。这下自己的身份被他揭开,自己也要变成别人嘴里咀嚼的笑话了。

&emsp;&emsp;这感觉,仿佛先前盖在身上的一片遮羞布被人当众撕开,众人看戏的围观眼神、不断闪烁的闪光灯、纷纷扰扰的低声议论……

&emsp;&emsp;苏珍感觉自己落入一片漩涡,她此刻好想落荒而逃。

&emsp;&emsp;正当苏珍感觉手足无措,差点要落荒而逃的时候,高大的身型挡在了她面前,隔绝了前方刺眼的闪光灯。这么高大的背影,除了常乐还能有谁。

&emsp;&emsp;而后,苏珍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抱歉,我来晚了,应该还没错过今天最后一道菜吧?”

&emsp;&emsp;人群从中间散开一条通道,这头来了两位保安,在周启轩的眼神支使下将孟菲菲飞速抬走;那头周正庭步态稳健,不疾不徐正好走到人群中央,朝着剧组的主桌先点头打过招呼。

&emsp;&emsp;导演、制片和另外一位投资人见来人是周正庭,连忙起身,恭迎周正庭入座。

&emsp;&emsp;周正庭却不着急落座,他侧头与常乐身后的苏珍短暂对视一眼,吩咐道:“常乐,你带苏珍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