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外的生活(1 / 2)

</dt>

&emsp;&emsp;贺瑾出了家门才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着屏幕上好几通红色的未接来电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emsp;&emsp;他确实没骗沉茗,就在这两天公司两个大股东突然跳出来要查公司的财务账簿,公司这边正走着审批流程,他们那边又说公司和材料商搞商业贿赂、做假账,嚷嚷着要转让股权。

&emsp;&emsp;若是在平时,贺瑾才懒得管这些事情,做假账的事情他们口说无凭没有证据,股权变动也是公司经营中的常见现象,更何况是他们这种大型建筑类的集团公司。

&emsp;&emsp;但好巧不巧的是,就在两个股东要转让股权的两天后,一个叫顾誉华的人联系他说想收购这两人的股权。

&emsp;&emsp;按常理来说,股权收购这种事先由收购方和股东进行磋商洽谈,之后起草意向书、收购方案,再提交股东会表决走流程就好,但顾誉华直接通过手机联系贺瑾,开口就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语气说要收购公司的股权。

&emsp;&emsp;贺瑾原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挂完电话后随手查了下这位老总的资产状况,发现他是多个资金投资管理公司的股东,这让贺瑾不禁疑惑他为什么要入股一个和他金融业务毫不相关的建筑公司。

&emsp;&emsp;或许是他从商多年来的直觉,又或许是一些冥冥之中的宿命,总之在他路过周齐办公室时瞥见他在偷懒刷视频,就随口让他去调查顾誉华名下公司和个人状况。

&emsp;&emsp;当周齐战战兢兢把调查资料给贺瑾时,贺瑾也只是随意翻看着,但当他看到顾誉华的家庭关系下赫然写着“儿子顾祈荣”时,他反复看着那一行字,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emsp;&emsp;“贺、贺总,有什么问题吗?”周齐看见贺瑾的表情肉眼可见地阴沉下来,生怕是自己的工作又出了纰漏。

&emsp;&emsp;“没事,你出去吧,这次工作做得很好。”贺瑾拧着眉头,朝周齐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emsp;&emsp;周齐欲哭无泪,只能硬着头皮说了句“谢谢贺总”就逃出了办公室,之后还在工位上纠结了大半天自己到底是做得好还是不好。

&emsp;&emsp;也不怪贺瑾表情难看,他不相信这是巧合,但也摸不清顾誉华——或者说是顾祈荣——他的目的是什么,因为他所保留的记忆中并没有除了沉茗之外的内容。

&emsp;&emsp;因此他对于和顾祈荣有关的任何事都有些警惕,谨小慎微地思索着每一步,生怕自己的一个决定成为蝴蝶煽动的翅膀,最终酿成无法挽回的结局。

&emsp;&emsp;于是贺瑾开始亲自着手调查目前的情况,翻看那两个股东提交的查阅财务账簿的申请,又去财务部查了之前项目和各个材料商、施工单位、银行等的账目往来。

&emsp;&emsp;由于涉及的业务清单和流水往来过于复杂繁多,导致他这几天几乎住在公司,看累了就窝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休息一会,醒了之后又继续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