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郭照的麻烦……(1 / 2)

;;;;相对于曹彰的柔情蜜意,此时司空府的书房内,曹操的心情就显得格外复杂。

;;;;曹仁推荐曹彰,曹丕、曹真、曹休三人推波助澜,这里面包含的心思,曹操心知肚明,只是不想点破。

;;;;至于曹彰为什么要主动请战,曹操的心里也非常明白。

;;;;月旦评上双上等的诗文;围猎场舍身护父、力战猛虎;到现在造出曹公纸,刊印《千字文》帮自己解决军费的问题,都在表露着曹彰的能力、心计和他的志向。

;;;;曹彰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积攒了声望,表达了孝心,更拉拢了荀彧在内的汉室朝臣。

;;;;此番出战,如果真能完成条件如此苛刻的军令状,击杀李傕,收复长安,曹彰等于就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在军中也能建立起强大的威望,甚至可以对四方诸位形成一定的威慑。

;;;;曹彰这样做的目的,毫无疑问是在传递着一个信息:我才是你曹操最强的儿子,请把世子之位传给我!

;;;;曹操正是感受到了曹彰对胜利的强烈渴望,才最终同意了他的请战要求,但他的心里也清楚,出征李傕,绝非易事,到底有多大的把握,曹操心里没底。

;;;;曹操越想越心急,只觉得一阵头疼,且越来越严重,最后到了头疼欲裂的程度。

;;;;曹操伸手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脑门,却丝毫没有减轻自己的疼痛,他一边继续拍打,一边大声地吆喝着:“来人,快来人!”

;;;;卞夫人听到曹操的呼喊声,从后堂快步赶来,看到曹操痛苦的样子,赶忙上前询问:“阿瞒,你怎么了?”

;;;;曹操指着自己的头不停地叫着:“头疼,头疼!”

;;;;卞夫人赶忙上前,用手帮曹操揉捏着他的太阳穴。

;;;;过了好一会儿,曹操的头疼才慢慢减轻,平缓了下来。

;;;;“阿瞒,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要传医官来看看?”卞夫人关切地询问着。

;;;;曹操无奈地摇头:“我这是心病,医官治不了!”

;;;;司空府的一名下人进来禀告:“司空,荀令君和郭军师到了,在门外等候!”

;;;;“能治我心病的人来了,快请!”曹操对卞夫人说道。

;;;;正是因为心里没底,他之前才派人去请荀彧和郭嘉,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卞夫人站在曹操的身后,帮他继续揉着头,缓解他的疼痛。

;;;;荀彧和郭嘉走进,躬身向曹操和卞夫人施礼:“拜见司空!拜见夫人!”

;;;;曹操把袍袖一摆,示意二人不必多礼,直接问道:“文若,奉孝,你们认为此次子文出征李傕,获胜的几率有多大?”

;;;;他跟二人共事多年,彼此的性格非常熟悉,也无需废话,直接进入了主题。

;;;;荀彧和郭嘉对视一眼,随后率先开口道:“属下以为,子文公子获胜的几率应为五五开!”

;;;;“从兵力数量,临敌经验,还有规定的破敌时间等诸多因素来衡量对比,子文公子并不占优势。”

;;;;曹操听了荀彧的话微微点头,其实他内心中的想法和荀彧非常接近,也不看好曹彰,所以才会如此不安。

;;;;曹操转向郭嘉询问着:“奉孝,你认为呢?”

;;;;郭嘉也附和着荀彧的意见:“我和令君的想法,不谋而合,也认为胜负的几率参半。”

;;;;“那你们认为,我答应子文领兵出战,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曹操本就心里没底,两个智囊也都表达出了对曹彰没有必胜信心,就让他更加担心。

;;;;“主公,虽然公子有诸多劣势,但公子的大局观和眼界极高,处事沉稳,这些都是他远胜李傕的地方。只要他沉着应战,不急于求成,应不会有太大问题,主公不必太担心。”荀彧赶忙安慰着曹操。

;;;;“不错,公子能整理出《三十六计》这样的兵书战策,也远非李傕可比,倘若公子能善用谋略,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并不难做到。”郭嘉也附和着荀彧说道。

;;;;“临阵换将,大大打击士气,主公既然已经选择了相信子文公子,就应该用人不疑,坚持让他领兵出战。否则,对他未来的成长,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荀彧提醒着曹操。

;;;;“主公若是真的放心不下,可以安排于禁带五千兵马,在许都城西五十里驻守,一旦子文公子作战不利,可以随时接应。”郭嘉向曹操提出了补救措施。

;;;;看到两位最信任的谋士都选择了支持曹彰继续带兵出战,曹操的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

;;;;“好,既然文若、奉孝都认为应该让子文继续带兵出战,我也就不改变初衷。刚才奉孝的建议,我认为极有必要,可以安排下去。”

;;;;“让于禁领五千兵,同时安排曹纯的虎豹骑也做好随时接应的准备。”曹操向两人进行着交代。

;;;;毕竟那是自己的亲儿子,最近又表现上佳,曹操也希望尽最大可能去保证他的安全。

;;;;听到曹操不惜将虎豹骑都安排出去作为曹彰的接应,荀彧和郭嘉也是微感心惊,看得出曹操是真的非常在意曹彰。

;;;;“臣等明白,马上就去布置。”荀彧和郭嘉连声答应着。

;;;;“记住,一定要保密,不可让子文提前知道。”曹操特意叮嘱着,他不想让曹彰感觉到自己对他不放心。

;;;;此时的曹操,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司空,还是一个想放儿子高飞,却又不放心,更怕伤了他自尊心的慈父。

;;;;“臣等明白,臣告退!”荀彧和郭嘉答应着退出了曹操的书房。

;;;;安排好了一切,曹操心里踏实了下来,头疼也彻底消除,他摆手示意卞夫人不用再揉了。

;;;;卞夫人担心地看着曹操:“阿瞒,你真的坚持让子文出征李傕?”

;;;;“你没听刚才文若和奉孝的话吗?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放了!”曹操回答着。

;;;;“子文只有十六岁啊,你真能放心?万一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呀?”卞夫人心疼地说道。

;;;;“我们已经有了妥善安排,可保子文无事。”曹操安慰着卞夫人,随后站起身继续说道,“现在的子文,可是今非昔比,连我都不敢说能完全看透他,你真的无需过分担心。”

;;;;说到这里,曹操发出了一声叹息:“只是可惜,子文不是子建,他的上面也还有个子桓。”

;;;;卞夫人听出了曹操话里暗含的意思,惊愕地抬起头看着曹操,“阿瞒,你这是……”

;;;;曹操却不再说话,摆手打断了她:“晚了,去睡了!”

;;;;曹操率先向后堂走去,卞夫人看着他的背影,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低着头,跟随曹操一起去往后堂……

;;;;司马家的造纸坊,位于许县郊外的一个小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