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分别前的温存(1 / 2)

;;;;许都城外的夏侯家后院,有一间独立的小院,夏侯涓就住在这里。

;;;;夜色已深,桌上的烛影摇曳,夏侯涓却依然没有心思入睡。

;;;;夏侯渊和夏侯惇回来的时候,已经把曹彰要率兵出战的消息告诉了她。

;;;;夏侯涓虽然心里惦念曹彰,但也知道他此时准备出征,一定事务繁忙,不敢这个时候去打扰他,只能独自思念。

;;;;她静静地坐在屋子正中,面前摆放着一幅刚刚完成的画卷,那是她凭着自己的记忆所画的曹彰肖像,画像中的曹彰英武俊朗,威风凛凛。

;;;;夏侯涓静静地看着画像中的曹彰,既有几分娇羞,又有无限思念,当然更多的则是即将要和曹彰分离,内心那种失落和无助。

;;;;夏侯涓缓缓起身,走到旁边的琴架前,双手抚琴,伴随着悠扬的琴声,唱起了一首哀婉的歌。

;;;;“君似明月我似雾,雾随月隐空流露。君善抚琴我善舞,曲终人离心若堵。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魂随君去终不悔,绵绵相思为君苦。相思苦,凭谁诉?遥遥不知君何处。扶门切思君之嘱,登高望断天涯路。”

;;;;这首歌是古乐府的一首相思曲。

;;;;最开始的四句,是女子将自己比作雾,将心上人比作天上的明月,叹息相处的时间太短,导致每次分别的时候,内心都痛苦不堪。

;;;;随后的四句则是道出了女子相思之苦的根源:心上人一次不经意的回眸,注定了二人的缘分。

;;;;最后的四句却是女子倾述着相思之苦,却又一生不悔的决心。

;;;;整首歌的歌词朴实无华,却将女子对心上人的爱慕思念之情尽含其中。

;;;;此时的夏侯涓内心尽是对曹彰的思念,却又不得相见的苦衷,所以唱起这首歌寄托相思之情。

;;;;一曲终了,夏侯涓哀怨地发出了一声轻叹。

;;;;没想到,她的叹息声还在耳边萦绕未散,屋外却传来了清朗的吟诵声。

;;;;“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两句诗词虽然简短,却也饱含着浓浓的相思之情。

;;;;夏侯涓听到吟诵声,双眼立刻放射出光芒,只因她听出,这诵诗的人,正是她惦念的曹彰。

;;;;她不假思索地起身,推门向外跑去,却看到屋外的院落中,站着一个俊朗的少年,正是曹彰。

;;;;夏侯涓看到曹彰一下愣住,她完全没想到,曹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来看她。

;;;;“我还没走,你就开始唱起了相思曲,怎么现在看到我,却又不说话了?”曹彰微笑看着夏侯涓问道。

;;;;夏侯涓被曹彰戳破了少女的心事,有些羞涩地低着头,捏着自己的衣角不知该如何回应。

;;;;曹彰走到夏侯涓的近前,拉起了她的纤纤玉手,握在手中柔声说道:“涓儿,是我不好,没提前和你打招呼,就决定要领兵出战,又要让你担心了,抱歉。”

;;;;夏侯涓抬起头,看着曹彰轻轻地摇头:“子文哥哥是去做大事,是建功立业。好男儿就应该志在四方,本来就不该整日围着我转,我又怎会怪你?”

;;;;“而且,我刚才听了哥哥所念诵的诗词,知道哥哥心里什么都明白,肯定也记挂着我。尤其是现在百忙之中,还能过来看我,我已经很感动了。”夏侯涓懂事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