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生辰宴(1 / 2)

春日迟 新雨霁 1601 字 7个月前

;;;;两人又说了些其他的院落布置,说着说着,便说到了卢秉真近日的功课之上来。说到熟稔时,卢秉真半真半假地抱怨了几句四位嬷嬷的课程。

;;;;“年前母亲就开始教我各种主理中馈之事,各色器具、菜谱、座次乃至于京中各家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如今嬷嬷们教我的东西比母亲教导的更复杂,这可比赈灾办学麻烦多了。”

;;;;赈灾办学这几个字脱口而出的时候,卢秉真心头一紧,立刻意识到这不是世家贵女该做的事情,不能再储君面前说出。

;;;;没想到的是太子殿下却像是早知此事般,没有显露出半点诧异,反而淡笑着安慰她。

;;;;“阿蕤,这些事情你应付一二便可,入宫之后自然有各种人心甘情愿的帮你处理这些事情,你只需要在其中挑选合你眼缘宫人即可。”太子殿下没有说明的是,处理这些事情的人选他早便帮她物色过一遍,只待她入宫后从中挑选人选,施恩给这些人便可。

;;;;那日上巳节从乐游原上回来的时候,多年夙愿得偿的太子殿下辗转反侧难眠,最后直接披衣起身安排了日后卢秉真在东宫的各种事情,从衣食住行到心腹随从,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才勉强冷静下来。

;;;;对于此言,卢秉真自然不会全信。东宫之中的凶险不会比后宫之中少多少,到时候范阳卢家又远在宫外鞭长莫及,她唯一能依靠只是自己而已。

;;;;等到今日日暮西斜之时,卢秉真只觉得与太子殿下似乎在不知不觉间熟稔了起来。

;;;;临行前,卢秉真有些好奇地询问萧旻为何裴俭今日没有跟在他身边。萧旻不想让卢秉真知道此前裴俭的言行,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孤有其他的事情吩咐他去做”便带过了此事。

;;;;太子殿下将卢秉真送到马车前之时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突然说了一句,“阿蕤,你如今还是闺阁之女,又刚刚赐婚,京中不知多少双的眼睛盯着你,只怕行事多有不便。若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大可以让冯嬷嬷传讯给我,东宫的行事要便利些。”

;;;;卢秉真点点头,又不太确定地问了句,“殿下,什么样的事情可以传讯给你呢?”萧旻微微一笑道,“孤对阿蕤的承诺,自然是所有的事情。”

;;;;也不知卢秉真究竟有没有相信,不过冯嬷嬷却也没有接到的卢秉真的传讯示意。

;;;;而自此日之后,太子殿下再也没有派人来接过她。就连生辰当日,就连生辰当天也只是派人送来符合礼制的生辰礼。

;;;;一时之间,京中疯传太子殿下无意于卢家九娘子,不过是被帝后摁头才有了这桩婚事。先前的那些种种在意也不过是做给帝后看的而已,如今赐婚还不到一个月,太子殿下便装不下去了。

;;;;此流言一出,京中不少人都暗暗在背地里笑话卢秉真。

;;;;从前卢秉真是世家贵女中的翘楚人物。权贵圈子里的贵女大多质疑她沽名钓誉,代表人物便是汝阳长公主之女荣德县君迟唯妍,她仗着母亲是当今陛下唯一的同胞妹妹,又痴恋太子殿下这位表哥多年,结果卢秉真回京不到半年就抢了她的太子妃之位。

;;;;既失太子妃尊位,又失心上人表哥,这让荣德县君迟唯妍怎么能不恨卢秉真。眼下见卢秉真还未成婚便被太子表哥厌弃,她怎么可能错过生辰宴这个当面嘲笑卢秉真的好机会。

;;;;至于同为世家贵女的其他人,也多有看不惯卢秉真的人。有的是觉得卢秉真德不配位,不配被称作世家贵女的翘楚人物。也有些是看不惯卢秉真身为世家女却嫁入皇家,觉得这是对皇室奴颜婢膝丢了世家女的脸面。

;;;;当然也有对卢秉真态度比较中立,既不讨厌她也不喜欢她的权贵之女和世家女,只是在诸多讨厌她的闺阁少女之中也不会为了卢秉真去得罪其他人。

;;;;是以,这场生辰宴一开始的气氛便不甚热络,甚至没有多少人去和今日的主角卢秉真攀谈,只有卢家五娘子、六娘子和七娘子陪在卢秉真身边,中途卢家五娘子还告辞去凉亭里喂鱼了。

;;;;直到太原王家的小娘子们前来给卢秉真贺生辰,才打破了这样场面。

;;;;卢秉真与王鉴之间尚未宣之于众便化作泡影的婚事,让卢秉真面对王家的诸位小娘子尤其是王鉴的同胞妹妹王家五娘子时总觉得有些许的尴尬,只是世家女的教养让她言笑晏晏的从容招待着对方。